第三百七十七章: 父亲缺席
书名:天降三宝:强宠逆天王妃 作者:孟孟 本章字数:2237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3 00:48:02

北清不太相信,刚才还好生生的的人,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。

他不信邪似的,又蹲下身去,再次探了探她的鼻息,果然感受不到任何呼吸。

他表情凝重道:“果然,这也死的太快了。”

林若曦接话道:“并且没有任何外在的表现,既没有七窍流血,或者身上出现其他的症状,仅仅是表现出不适,刚说了没几句话就倒下了。”

叶无痕道:“这种死法,最适合的就是在后宫。一个宫女,悄悄病死了,从外在看,看不出任何可疑之处,会少很多麻烦。”

林若曦幽幽道:“真可怕。”

叶无痕建议道:“让白泽期过来看看吧,咱们两个都是门外汉,这件事情,还是得让他自己研究研究。”

林若曦赞同道:“没错,而且无论是之前的异香、还是林若宛带入宫中的迷药,很明显都和制毒离不开关系。”

叶无痕点点头:“其实,之前百花坊还有一次差点集体中毒的事件,若不是潇潇姑娘机灵,恐怕百花坊众人都会遭殃。”

林若曦瞬间盯着他,眉毛一挑,试探道:“哦?百花坊的事情,跟你有什么干系?”

她早就怀疑叶无痕背后还有其他的势力,知道他肯定有自己的背景。

但是叶无痕没主动提起过,她也就没注意。

这次,他主动提起百花坊,林若曦立刻反应过来,恐怕叶无痕跟百花坊渊源不浅。

叶无痕尴尬地咳嗽了一声。

刚才一时口快,就这么顺着说出百花坊来了,当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的面,去提一个青楼,多少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他赶紧解释道:“曦儿,不是你想的那样,本王特别洁身自好,几乎从来不会流连烟花场所。”

林若曦知道,他以为自己误会了,一时觉得好笑,索性就着这话,故意道:“我才不信,你刚才说百花坊说得这么顺口,心里没少惦记着吧。”

北清在旁边听着两人拌嘴,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叶无痕听见他这笑声,瞪了他一眼,北清还很少见自家王爷羞赧的时候,愈发觉得可爱。

但是他也看眼色,知道自己在场,王爷解释起来诸多不便,于是识相体贴道:“王爷,属下先去寻一下医仙大人,先告退了。”

叶无痕点点头,道:“去吧,白泽期那家伙,虽然说是留在王府,却天天闲不住,不是去山上采药,就是在外面游荡,找他还真得费点功夫。”

林若曦凉凉地补充道:“可能带着小水云呢,叫她医理,不像你,天天忙得脚不沾地,女儿想你都见不着。”

话里带了点小小的抱怨。

虽然知道叶无痕在忙家国大事,再加上朝堂局势实在不容乐观,她能理解。

理解归理解,她依然有些小小的埋怨。

叶无痕本来还有些吃醋,觉得白泽期抢了女儿的注意力,但是这么一想,自己做父亲也不太称职。

实在是太忙了,剩下的空闲时间都拿来追妻,连孩子都处于散养状态。

小水云拜了白泽期为师父,叶梓墨天天自己读书习字,用不着操心,而叶梓铭闲不住,要么是找林一舞枪弄棒,要么是缠着林若曦讲故事。

他这个父亲,不知不觉,倒是缺席了不少。

叶无痕有些惭愧,理亏道:“是,等本王忙过这一阵,定然好好陪陪你和孩子。”

林若曦本意并不是要苛责他,看他真正儿八经承诺,心里感觉怪怪的。

好像自己变成了一个整日盼着丈夫归家的怨妇,得不到关注和宠爱就又哭又闹似的。

她被自己的想象肉麻到了,赶紧挥了挥手,道:“不必,你有事情尽管去忙,百花坊也好,朝堂大事也好,只要你不负我,我没什么要求。”

林若曦对于爱情的要求,就是忠贞。

一生一世一双人,他若是敢三心二意,她定然第一个打断他的腿。

叶无痕赶紧道:“本王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,今后,一定一一改正。”

林若曦应了一声,斜眼瞧着他,慢慢悠悠道:“那你不再解释一下,你跟百花坊是怎么回事?”

叶无痕舒了一口气,笑道:“其实本王早就想找个机会,跟你说说本王的情况了,正好,趁这个时机,跟你好好谈谈。”

林若曦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。

叶无痕道:“本王早年游历的时候,遇上了生平至交好友冷辰逸。”

他眼睛里带了笑意,面上浮现出怀念的神色:“那时候,辰逸还不像现在这样这么靠谱,他那时候就是个小混蛋,本王跟他不打不相识,想想,正是他刚从白泽期手下逃出来的时候。”

林若曦想象了一下,一个是位高权重、身份尊贵的皇室王爷,一个是愣头愣脑、满腔热血的江湖少年,这两人相遇,不得不说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。

叶无痕接着说道:“本王跟辰逸志趣相投,他一心想要在江湖闯出个名堂来,武功奇高,为人仗义,本王很欣赏他。”

他顿了顿,轻描淡写道:“而本王本来母妃死的早,本来就不受父皇重视,向来被皇室子弟边缘化,也觉得皇室里压抑憋屈得很,渴望去更广阔的天地瞧瞧。”

林若曦有些心疼地看着他。

她知道,叶无痕不喜欢矫情,不喜欢无病呻吟,更不会把自己的过往剖出来给别人看伤口。

但是,林若曦也大致能猜测出来他经历过什么。

母妃去得早,母族又没什么势力,他幼年早慧,定然早早尝过了人情冷暖,身边没人护着,想来过得应该是压抑痛苦的。

自己的父皇是不近人情的,自己无依无靠,在权利的倾轧里浮沉,还要忍受着别的皇子的讥讽和冷眼,估计日子不好过。

而且,据说那个时候的裴妃,正是最为得宠的时候,恃宠而骄,没少打压其他的妃子和皇子。

也不知叶无痕母子是否也在列。

这样,就不难想象,为何叶无痕会厌恶裴妃了,哪怕是最惯着林若宛的时候,也坚持不去照会裴妃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