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入局
书名:医女陌心 作者:云青 本章字数:239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6 02:39:22

沈陌心回了家中,心里总觉惴惴不安,一阵阵没来由地心悸。

众人都在家,因着半夏的喜事,难得都有了一时半刻的惬意,只是苦了成氏与梁益二人罢了。

沈陌心进门时,成氏正指挥着梁益搬弄各类物什儿。这都是相熟的街坊因着半夏的喜事给的随礼。成氏要趁着这两日整理出来,该回礼的回礼,该规整的规整。

有些东西,还得在半夏三朝回门之日再带过去。

沈陌心去净室洗了手脸,便想去给梁益帮忙。

“伊伊,让你师兄弄去。”成氏见了,忙制止她。

成氏一贯心疼女孩儿家,家中粗重的活计都是梁益在做。

沈陌心嬉皮笑脸道:“没什么的,也不重。”她有自知之明,是挑了轻省的活计做的。

梁益止住了她伸向下一个箱笼的手,温声道:“放着吧,伊伊,我来便成了。”

沈陌心见他态度坚决,也不勉强,帮着锦绣忙活灶上的活计。

梁菖蒲也在厨房帮忙,正在择菜,她动作又轻又柔,慢工细活。

天色暗下来时,梁益才做完了成氏分配给他的活计。

沈陌心换位思考一下,若是她,宁愿在“济众堂”坐诊一日。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体,也太过烦人了。

众人收拾停当,这才各自回房休息。

这日有些疲乏,沈陌心睡得很早。她预备养足了精神,等明日半夏回门,再好好臊一臊她。

第二日,沈陌心卯时就起了,在厨房帮着成氏准备早膳。

她不时转头看向宅门处,成氏见状,笑道:“哪个回门会这般早,还有的等呢。”

沈陌心也是知道的,只是听到点动静就忍不住往门口看去。

到了辰时初刻,众人都用过早膳,沈陌心依旧帮着成氏收拾厨房,锦绣与梁菖蒲都被成氏赶去后院玩耍。厨房本就没多少活,不让她们在里头碍事。

外头忽而传来拍门声,沈陌心立时警觉。

“去看看吧。”成氏笑道。

沈陌心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口去,取了门闩,便觉门外一股推力,她不自觉后退一步。

门外进来几个身着京兆府衙官服的差人,见出来应门的竟是一个貌美的妙龄女子,不由愣了愣。

沈陌心更是一脸懵,她原以为是半夏带着金麟回门来了,哪里想到竟是一群官差。

“官爷可有事?”沈陌心试探着问。

领头的官差沈陌心是有些脸熟的。

“吾等奉命来拿沈氏配合调查。”官差的语气较为缓和,许是因着问话的是一个美貌女子。

沈陌心一听到“沈氏”便知不好,但又不知自己哪里犯了事,强笑着问道:“不知民女因何犯了事?”

她隐隐觉得不安。

门口的一番纠缠也惊动了关注着这处的成氏,她见门外竟是官差,一面唤着梁钦,一面迎了过来。

“因‘国色天香楼’妓子碧水血尽而亡一案。”

碧水死了?

沈陌心简直不敢置信!

碧水小产后出血已经被她施针止住了,再配以药物饮用,哪里还会有“血尽而亡”的道理。况且,在她出血不止,血尽之前,因何无人通知她去复诊?

是哪里出了问题?

沈陌心想起了碧水两次堕胎之事,此次用的还是虎狼之药,怎么可能有人会待自己这般狠。

但若这些不是碧水自己的主意,一切都好像合情合理起来了。

沈陌心心思百转间,梁钦已到。梁钦身后跟着梁益与梁菖蒲及锦绣,大家伙儿都到齐了。

“陈捕快。”梁钦显然是认得这领头的官差,“这是作何?”

官差抱拳道:“‘国色天香楼’妓子碧水,因服用了沈大夫开的方子,小产后血尽而亡。‘国色天香楼’的人来投了诉状,大人命吾等前来寻沈大夫配合调查。”

这一番话,将前因后果都一并交代了个清楚。

梁钦转头向沈陌心看来,沈陌心不敢回视。相熟之人一概不知她在给青楼女子看诊,重要的是,她连梁钦等人都是瞒在鼓里的。

“开的什么方子?”梁钦的声音不辨喜怒,但沈陌心知道,他九成九是不高兴了。

“逐瘀止血汤,因其有血块,加了一味益母草。”沈陌心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梁钦没说话,他虽不知那死者具体病症,但小产后用此方,绝计不会导致其血尽而亡。

这其中,只怕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私。

沈陌心终究还是被带走了。虽未佩戴枷锁镣铐,但在一众官差的包围下被带到京兆府,沈陌心还是觉得极尽羞辱。

公堂之上跪着一个女子,是碧水的贴身婢女沉香。

堂上的府尹大人也是个熟人,原先在“济众堂”见过的。

“堂下可是沈氏陌心?”府尹拍了拍惊堂木,倒把沈陌心吓得精神起来。

“正是。”她道。

“陈氏沉香状告你谋害‘国色天香楼’中姑娘张氏碧水,你可认罪?”府尹张口闭口间,颇有威严。

“民女不认。”沈陌心看了沉香一眼,正色道。

“这些方子可是你开的?”府尹让捕快递给沈陌心一沓纸。

沈陌心接过细细地看了一遍,道:“正是。”

这是她在“国色天香楼”看诊期间开的大部分药方,其中也有许多她费心为姑娘们整理的脉案。

“碧水姑娘的病症,与我所开之药方,皆在其中,大人让医者前来分辨便知,民女开的药方,不会致碧水姑娘血尽而亡。”沈陌心解释道。

府尹捋了捋胡子,道:“本官已请了太医院的医官前来分辨。”

他话音刚落,便见官差带着一个身着太医院官服之人进了公堂。

那医官看了碧水的脉案与药方,自然是力证沈陌心之言不虚。只是,他翻阅脉案之时,却发现了另一个问题。

“沈大夫是去岁年底加开的那次医考得的医证吧?”那医官抚着两撇小胡子,贱兮兮地问。

沈陌心忽而明白过来,他们竟是想在那处击溃她!

沈陌心不言语,她此时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“这处有些脉案与药方,可是在沈大夫取得医证之前开的。”那医官继续道。

无证行医,是要论罪的。但沈陌心后来也取得了医证,按《医典》中的规定,必然是要罚没医证。

沈陌心深吸了一口气,她是要被吊销行医执照了。

她心头生出的第一个想法便是:该如何同师傅交代?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